弥弥弥咿iii

呐~这里是 弥 (可以叫我阿弥/大弥子

写手一只,可勾搭可调戏

入很多坑,cp杂食系,如果有同喜欢的cp就太好了~几乎都吃,但不拆不逆嘻嘻嘻

深陷松沼,最近沉迷凹凸(/ω\)

如果文有什么不好或错字的地方请多多指点了(鞠躬ing

[耽美向]头七


    第一天,
    夜已经深了,他看着他安静的睡颜,扯开一个足以称为幸福的笑,小心翼翼的躺在他身边,看着旁边真实而清晰的人,托着腮,看了一宿。
    第二天,
    他看着他一向面瘫的脸,对着电脑,手指打的飞快,木着脸看着面前刷屏的数据。
    他嘟着腮帮子,像往常一样在一旁撒娇打闹,动个不停。
    而他却如没看见一般,自顾自的对着电脑,目不斜视。
    他有些累了,环住他的脖子,“我爱你。你也是。”
    第三天,
    他打算去街上买东西,穿好鞋,对着屋里张了张嘴,似要喊些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他愣了愣,默默闭上了嘴,一向波澜不惊的眸里闪过一丝疑惑。
    他笑着在他旁边,小太阳似的笑却染上了厚厚的阴霾,带着令人悲哀的苦涩。
    走出门,对着阳光,他眯了眯眼睛。踏着毫不犹豫的步子,直接走出门口。
    他在屋内,用手拍了拍脸颊,冷静了下来:“昂~你等等我嘛~”说着,穿门而出,搂住了他结实的手臂,想用力环住,
    但他不能。
    第四天,
    他做了一天的工作,冲了澡,随便在腰上围了个浴巾就出来了,乌黑的发往下滴着水珠,滑过锁骨,胸肌,腹肌,再到流畅的人鱼线,隐没到深处。
    他脸有些红,看着蜜汁色气的男人,带着“我的男人身材就是这么棒”的骄傲,笑得灿烂。看到他滴水的发丝,又皱了皱眉,伸手去拿毛巾。手臂伸到一半,顿住了,慢慢,慢慢收回了手臂。
    他用手甩了甩湿答答的头发,有点不习惯,心情有些烦躁,没怎么理,直接躺下,闭上了眼。
    为什么,会不习惯。
    第五天,
    中午,他订了外卖,打着电话,好像拨了很多次似的,连本来打算要点的菜,也被脱口而出的菜名覆盖,反应过来时,已经挂了电话。修长的手慢慢握紧了手机,又渐渐松开,算了,反正那些菜他也不讨厌罢了。
    他听到他脱口而出的菜名时,笑得很开心,就连眼泪都掉了出来。一把亲上了他紧抿的薄唇:“吖吖都是我最喜欢的菜哎,我就知道你最爱我了mua~”
    第六天,
    他准备开车出门,拿着车钥匙,却先打开了副驾的门。他以为是自己太累了,于是“啪”的关上了门,走向驾驶座。
    他在他开门的一瞬间溜进了副驾,看着旁边拧着车钥匙 的帅气男人,得意的笑了笑。
    他静静的开着。
    他看着与之前去公司不一样的陌生的路,有些疑惑。
    他默默的在一栋房子之前停下。一个清秀的小秘书在哪儿等着。对着他恭恭敬敬“对不起啊老板,真是太麻烦你了。”说着,先一步想打开副驾的门。
    “别…”
    “嗯?老板?怎么了?”小秘书打开了门,疑惑的问到。
    “不,没什么。”他转过头,神色淡淡的,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
    小秘书打开门坐了进去。
    他在小秘书坐下的那一刻穿了出去,笑着,看着小秘书关上车门,看着他发动引擎,奔驰而去。他默默笑着,突然有些悲哀。
    第七天,
    已是入夜,他俯身盯着他有些疲惫的睡颜,有点心疼。亲了亲他的脸颊,目光迷恋。他眼神有些空洞,豆大的泪珠从眼眶掉落。
    “对不起,我爱你。”
    话音刚落,就随风消散,就如他自己一样。
    他依旧躺在床上,眉毛皱了皱,一滴泪水划过……早上起来,他发现自己脸上满是泪痕,甚至还有未干的泪水。他看着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心空落落的,好像,丢失了什么似的。
    为什么?
    不知道,不清楚,不了解,只留有窒息的痛感在心底流走,悲哀的心情充斥着他的心房。他张了张嘴,最终,却沉默无言。
    他到底失去了…什么?
     …… ……
    七天之前,他和他本该还是幸福的一对,本该高高兴兴的去野营,本该一直到老的在一起。
却发生了车祸。
    一人死亡,一人失忆。
    也许,忘了,是不幸中最大的幸运。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