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弥弥咿iii

呐~这里是 弥 (可以叫我阿弥/大弥子

入很多坑,cp杂食系

深陷松沼,最近沉迷凹凸(/ω\),有同喜cp就太好了w

如果文有什么不好或错字的地方请多多指点了(鞠躬ing

[凹凸世界]今天的凹凸大赛都在哭唧唧『佩帕』


◇人物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佩帕向

◇小黑洞不高兴系列
  时限「一天」
设定「遇见喜欢的人就会哭唧唧」

◇此文又名为
《?为什么我喜欢的人一见我就哭?》
《?今天的凹凸大赛如此悲凉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




    楔子

    “啊啊…陪我玩嘛~”

    “唔呜呜为什么不陪我玩?~”

    “你来陪我陪我陪我陪我陪我!~”

    …… ……

    “哼!”
———————————————————————

哔——哔——

警告!警告!

系统出现不明物体入侵!

警告!警告!

系统出现不明物体入侵!

“啊——————————嘿嘿嘿——”

“不陪我玩——————————”

“哎嘿嘿嘿嘿————哼————————”

“那——我就自己出来玩————!”

清晨的熹光透射入房间的落地窗上,抚摸着屋内床上依偎着的两个人。

一如平常的阳光无声喧嚷着不平常的一天。

当帕洛斯醒来的时候,理所当然的窝在佩利健壮的臂弯里,蠢狗迷迷糊糊的打着呼,嘴里稀稀落落的说着梦话,另一只手紧紧搂住帕洛斯纤细的腰身。

帕洛斯微微迷茫的眨了眨眼,由于刚睡醒至于还有一层水雾覆在深邃的花瞳上,显得漂亮而无害。

他扭了扭身子,发现完全挣脱不开佩利的禁锢之后,毫不犹豫的伸出手,一把捏住佩利的鼻子,骚笑着等着佩利怒急而起,然后他和平常一样逗……!!!

    在佩利醒来的同时瞬间流下眼泪。

帕洛斯:???

佩利皱着眉睁开眼,感觉到帕洛斯熟悉的触感和恶趣味,还没来得及生气,就看见帕洛斯一向漠然幽深的眸子水汪汪一片,眼角微微泛红,瞳孔里的水珠愈落不落,整一个被人欺负的模样。

噢!

!!!

佩利有点,不,是很慌!

他倒是第一次见帕洛斯在平日里哭,一贯印象中帕洛斯都要么面无表情看不出情绪,要么是带着笑看人,冷笑嗤笑调笑坏笑好似无害的笑……哪怕是重伤级险的情况他都能平静的笑出声甚至调戏佩利。好像一切都无所谓的黑心脏从未流露过类似软弱的情绪,更别说是哭了。
佩利瞪大眼睛,手忙脚乱的安慰(?)着帕洛斯,胡思乱想着着明明是帕洛斯欺负自己来着却好像自己欺负他一样…烦躁的眼里透着紧张和无措。

“唔……佩利…汪汪?”

帕洛斯哽咽着。

“你到底怎么了!?”

噢天哪佩利表示再这样下去他也要哭了!

……

然后他真的哭了。

狠狠的抹一把眼泪,凶狠的表情一点也看不出在悲伤难过的样子。

“艹!什么玩意儿!”

帕洛斯倒是笑了,恶作剧没成功,但是看见佩利哭也是值了。哪怕不是真的哭。

他眨巴眨巴眼睛,任泪珠划过脸颊,踢开被子起了床。

“走吧。”

帕洛斯就着这副面孔喊着佩利,“应该是大赛出了什么鬼玩意儿,走,去找老大。”

佩利泪流满面凶横恶煞嘟囔了几句脏话,磨磨唧唧的爬起来。对于“哭”这件事,佩利胡咧咧几句也就看开了。横竖对他没多大影响,不就是难看了点罢了。

佩利就算是泪糊一脸也能把敌人打趴下的汪(误!)……男人!

没什么大不了的。

佩利这么想,不爽就出去打几架就爽了。

要不就和帕洛斯在床上打几架……

……

帕洛斯:……

说实话帕洛斯倒是对这种感觉感到很陌生,“哭”这个字眼,从来没有在骗徒的字典里出现过。距上次哭是什么时候——

他已经忘了,大概,是刚出生的时候吧。

对帕洛斯这种毒蛇来讲,哭是一件费力气耗时间的事情。

哭泣除了水分还能得到什么?

怜悯?善意?还是糖果?

噢这对于帕洛斯来说是完全不可能的玩意儿。

    ——连出生都得不到一丝爱意

帕洛斯的世界里充斥着利益,伪装,欺骗和残忍,一切被厌弃的词汇。偶尔,要加上一只蠢狗。

呵,软弱,不存在的。

————————————

好不容易起了床,“哭”着走出房间。进餐厅,就看见卡米尔正正经经坐在餐桌旁吃着甜点。

帕洛斯若无其事的打招呼“早啊卡米尔~”

佩利乒乒乓乓的找着肉类“老大呢老大呢去打架了吗”

都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卡米尔停下了插甜点的手,望向他们的眼神复杂:“你们…”

“啊你说这些水?”佩利又抹了一把脸。

“帕洛斯说是大赛出了什么问题?嗯??管他呢!等下去问问裁判长……那个丹什么……是吧帕洛斯?”

帕洛斯含着薯条含含糊糊:“嗯。”

卡米尔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继续插着甜点。

“大哥…”

又咽了口蛋糕,语气都甜丝丝的发腻,继续说。

“…一早起来就莫名的很不爽,唔…然后找没马骑士干架去了。”

帕洛斯眼神了然。

“啧,世风日下啊。”

卡米尔默默没答话,嘴角抽了抽。

佩利在一旁叼着肉,不明所以。

“嗤,真是蠢狗。”

“帕洛斯!我都说了我不是狗!”

“噢,乖狗乖狗~”

……

真的是没什么不一样的逗狗(?)日常。

是…吗?

听说不用狩猎后被暴躁的佩利扑倒在床上的帕洛斯哭唧唧的有点想打人。

噢!

我去你妈的鬼设定吧!

——来自帕洛斯礼貌的微笑




阿弥:XDDDDDD

[凹凸世界/安雷]MY PRINCESS

    ♢人物属于七创设,ooc属于我

    ♢安雷向,微佩帕

    ♢学院paro

    ♢意味不明乱写_(:_」∠)_短短短

    ↓↓↓



    凹凸学校——特“长”班

    喧闹的夏天一如既往地热,嘈杂却比往常更加嘈杂。

   “嗷嗷嗷嗷嗷——好热!!!”

   这是全班人内心的呐喊。

   停电。

   这对于夏天来说无疑是两个可怕的字眼。

   呆毛姐弟呆毛都热萎了。

   安迷修正在努力不违背骑士守则。

   雷狮忍着不把头巾摘下来。

   卡米尔脸憋的红红的。

   佩利已经快光膀子了。

   帕洛斯微笑快维持不住。

   金已经摘掉了他的本体。

   格瑞…格瑞除了面色紧绷了一点,一如…平常。

   嘉德罗斯,人造人无所畏惧!
  
   帕洛斯穿着宽大的T恤,整个香肩都要露出来,裤子撩到小腿。懒懒散散的靠在佩利肩上。

   佩利一边嫌弃着,一边用课本用力扇着风。

   “我可去你妈的这破学校吧。”

   “帕洛斯!学校校规禁止说脏话!”

   安迷修作为学生会会长依旧尽职尽责。

   “哎哎!我们逃课吧!去网吧怎么样?电玩店也行啊?啧管他呢有空调就行!”

   雷狮兴致勃勃。

   同桌安迷修:喂喂喂我还在这呢,你把学生会长当什么了!?

   “雷狮你…唔!”

   “可行了吧你!这么热天你也不嫌烦啊安迷修?”雷狮用指腹堵住他的嘴。大大咧咧的躺在椅子上,外套搭在椅背后,薄薄的紧身衣勾勒出他浅显的腹肌和修长的线条。

   对着安迷修挑起一抹坏笑,语气无所畏:“那我亲爱的会长大人,那么担心违规校纪您老就和我们一起啊?”

   “好。”

   雷狮:“嗯…嗯?!”

   安迷修握住雷狮的手,把玩着,语气略有些漫不经心:“我说好。”

   呃!雷狮有些惊讶的看着安迷修,以至于下意识忘记手还被握着。

   “怎么?你不遵循你那所谓的狗屁的骑士守则了?”

   安迷修盯着雷狮愕然而微缩的瞳孔,突然就笑了,吻上他修长的无名指。

   “MY PRINCESS~”

   “保护我的公主当然是我作为骑士最重要的事。”

   ……

   “要…要走就走!磨磨唧唧跟什么劲!”

   雷狮别过脑袋,语气凶狠。

   安迷修笑眯眯的盯着意外别扭的雷狮有些走神的想着。

   “真可爱~”

   真可爱。

[凹凸世界/佩帕]只属于你的恶犬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七创社

◇佩帕向恋人设定,微雷卡

◇现代设

↓↓↓

    “唔~”

    帕洛斯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玄关里,蠢狗压在他身上,自己还吐了他一身。

    他习惯的笑了笑,揉着不舒服的胃,看着为雷狮忙前忙后的卡米尔,默默感叹同为醉酒这待遇就是不一样。

    他慢慢扶墙起身,看着趴在地上毫不知情昏睡过去的佩利,激起心里最后一丝良心,也许是同病相怜,也许是看在自己吐了人家一身,摸着良心的帕洛斯叹了口气,万分嫌弃的拖着佩利进了浴间。

    把蠢狗丢在浴间光滑冰凉的瓷面上,用脚尖踢了踢佩利,发现他还没醒。有些嫌弃的撇了撇嘴“啊啊蠢狗就是蠢狗。”然后就不管他开始自顾自的的清洗自己。

    他慢慢脱了衣服,一点一点解下发辫,嘀咕着真是太麻烦了下次要不不绑了,就呢喃着开始洗他银白色的头发。

    “哗啦啦~”

    温热的水流淌过帕洛斯修长纤细的手指,舒适的温度让他脸色好看了些许。一边洗着一边时不时暼过一眼蠢狗醒了没。

    〈啊身为骗徒我真是太有良心了~到时候再坑一把蠢狗好了…emmm不他的就是我的~诶那该怎么补偿我呢……那只蠢狗……〉骗徒这么想着。

    佩利是被一股热水浇醒的,他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在浴室里,寸身不缕的躺坐在墙边。而帕洛斯正调笑在拿着花洒冲着他,显然自己醒来是他的杰作。

    “啊蠢狗,拿着自己洗,呀~你不会连洗澡都不会吧~~”

    “滚,你才是狗!老子怎么可能不会。”

    这么说着,一只手接过了帕洛斯手中的花洒,另一只手烦躁的解开了发圈,一头灿金的长发就这么倾泻下来。

    帕洛斯调戏完了佩利,愉悦的笑笑,也开始洗澡。

    佩利边洗澡边偷看帕洛斯。不得不说帕洛斯身形很好看,没有自己那么壮实的肌肉,但每一块都恰到好处的有力。帕洛斯皮肤异常白暂,配上一头齐肩的银发,显得面色莹润。对于男人来说过于纤细的腰线,浅浅的腹肌和伸延的人鱼线,还有那修长的美腿,无一不让佩利咽了咽口水。

    帕洛斯早就注意到佩利在盯着自己,暼了佩利一眼,嘴角又泛起盈盈笑意。

    站起身,他已经洗好了,长腿一跨就坐进了已经放满热水的浴缸里。浑身的暖意让他不禁呻吟出声。

    低低的呻吟让佩利下身一紧,也站起身来,站在浴缸旁边。帕洛斯睁开一只眼睛看了佩利一眼,不用说话就知道他想干什么。

    “不要~♡”

    帕洛斯伸脚踢踢水,继续嘟囔着“两个人好挤,我才不干~”

    佩利也不管他,伸脚就踏进了浴缸里。他一进来,水就溢出去了好多。帕洛斯撅起嘴,抬脚踢了踢佩利的胸膛,凶他:“嗨呀蠢狗你造反吗!”

    “才不是狗!”

    佩利一下子抓住帕洛斯细细的脚踝,一手拉住他的手臂就亲了上去,疯狂的扫荡着帕洛斯的口腔。帕洛斯也不甘示弱的回吻过去,吻到最后帕洛斯喘不过气,一手挡着泛红的脸颊,一手泼起水泼给佩利。

    “啊啊啊…疯狗!”

----------

    好不容易洗完了澡,帕洛斯拧着头发,回到房间,把吹风机往佩利怀里一丢。

    “快帮我吹头发啦!”

    佩利拿着吹风机,嘟嘟囔囔:“啊好麻烦啊你自己不会吹吗…”但还是把帕洛斯拉到怀里,有些粗鲁的帮帕洛斯吹着头发。

    帕洛斯舒舒服服的窝在佩利怀里,玩着发带。

    “啊啊好痛!蠢狗你是不是手残啊~”

    “蠢狗好慢~快点啦我都要睡了~”

    “emm蠢狗你要给我仔细点,少了一根头发我就拔了你的狗毛哦~”

    佩利握着吹风机的手青筋凸起,几乎想要狠狠地一扯那柔软的发丝,但顿了顿还是没扯。

    佩利用力关了吹风机的开关,一手扭过帕洛斯的脸,就亲了上去。有点愤恨的打开帕洛斯的牙关,舌头略带粗暴的卷席着柔软的口腔。

    “唔!佩利…”

    帕洛斯一愣,然后手臂环住佩利的脖子,与佩利是舌头共舞起来。舌头在口腔在搅起啧啧水声,佩利的眼神也越来越红。

    在佩利是舌尖上轻轻咬了一口,退出了佩利的嘴巴。也不看佩利凶狠的要把他吃掉的眼神,挑开嘴角撩起一个迷人的弧度。

    从温暖的怀中站了起来,一脚把佩利踹下了床。

    “啊!!帕洛斯你干嘛!”

    “啧啧啧,我好心帮你擦头发啊蠢狗~”

    说着,让佩利背靠在床边,双腿搭在佩利肩上,拿过吹风机就帮他吹了起来。

    看起来刺手的金毛在帕洛斯手中意外的柔软,双手慢慢在佩利是头上轻轻抚摸着,仔细的吹着那未干的发丝。小腿也不安分的摆动着,一下一下的摇摆,轻轻锤过佩利的胸口。

    佩利两只手抓住软和的小腿肚,盯着帕洛斯圆润小巧的脚丫。

    真好看。

    也不知道为什么,佩利觉得帕洛斯哪哪都好看,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好。让他怀疑神造他的时候是不是把所有好看的东西都加在了他的外表上,心却是黑咕隆咚的。

    嗯。这个帕洛斯。

    嗯。他的。

    嗯。都是他佩利的。

    他开心的抓住帕洛斯脚丫,张嘴就咬了上去。

    “啊!佩利你是狗吗!再咬主人主人阉了你哦!”

    〈才不是狗。〉

    佩利边舔着血丝边想。

    〈我只是你一个人的恶犬。〉



﹌﹌﹌﹌﹌

尽量不ooc了QAQ

日常流水账真是不好意思吖吖(趴

[凹凸世界/瑞金]亲吻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七创社

◇瑞金向恋人设定

◇校园paro

↓↓↓



    “格瑞!格瑞~”

    格瑞应声转头,一头灿烂的金毛就映入眼帘,熟悉的眉眼洋溢着兴奋,整个人几乎要高兴的蹦起来。

    他神色一缓,心里嘀咕着“蠢蛋”手上却熟练的接住自家恋人。看着金柔软的发旋,有点疑惑。

    “金,你的帽子呢?”

    “诶?”金一摸发顶,才发现平常戴着的帽子早已不见踪影,金也不在意的撇撇手,对着格瑞就手舞足蹈起来。

    “啊啊大概跑的时候掉了吧…嗨呀!不管啦!格瑞我跟你讲哦我英语及格了啊哈哈第一次及格诶我超级高兴的!”

    格瑞揉了揉金因为蹦起而发翘的金发,柔软而顺滑的手感让他嘴角上翘了一毫。

    “嗯。”

    “对了,格瑞。”金的语气突然认真起来,双手搭在格瑞肩上:“谢谢你帮我补课啦!”格瑞没有说话,只是用力揉了揉金,嘴角又向上勾了点儿。

    “所以呢为了报答你,我决定……”

    金有点紧张的咬了咬下唇,注视着格瑞深邃的的紫眸,一踮脚就亲了上去。

    金的吻带着稚嫩和无措,小舌生涩的勾着格瑞的舌头,一点一点扫过格瑞的口腔,与其说是在接吻,不如说在啃噬。带着点急切,像一只懵懂的猫咪兴冲冲的闯进狼的地盘,鲁莽的要证明自己的存在。

    “呼…唔姆!”

    金脸上染上绯红,一只脚后退了一步,还没刚歇一口气,格瑞就一手揽住金的腰,另一只手勾起金的下巴,直接欺身吻了下去。

    格瑞直接含住金的唇瓣,缠着金舌头直接横扫着他甜美的口腔,贪婪的吸允每一个角落,香津浓滑在缠绕的舌间摩挲,每一秒都带着心里都要溢出来的爱意。他舌头上微微的颗粒一点一点摩擦着金敏感的上颚。

    “嗯~”

    金浑身轻颤了一下,唇齿交缠之间泻出几声轻吟。猫儿细的呻吟让格瑞有些上了瘾,不禁游娑向更深处……

    “唔……格瑞…”

    金被亲得腿有点软,微微推开格瑞的胸膛,气有点喘,双颊已经染上苹果,眼神有些迷离,却直直的盯着格瑞。

    “…啊啊啊格瑞!我最喜欢你啦!”

    金一头扎进格瑞的怀里,双手环住他的腰。格瑞搂紧金,紫魄色眼眸在阳光的照射下柔和得熠熠生辉。

    “…我也是。”

[耽美向]头七

◇阿弥原创
◇短篇
↓↓↓

    第一天,
    夜已经深了,他看着他安静的睡颜,扯开一个足以称为幸福的笑,小心翼翼的躺在他身边,看着旁边真实而清晰的人,托着腮,看了一宿。
    第二天,
    他看着他一向面瘫的脸,对着电脑,手指打的飞快,木着脸看着面前刷屏的数据。
    他嘟着腮帮子,像往常一样在一旁撒娇打闹,动个不停。
    而他却如没看见一般,自顾自的对着电脑,目不斜视。
    他有些累了,环住他的脖子,“我爱你。你也是。”
    第三天,
    他打算去街上买东西,穿好鞋,对着屋里张了张嘴,似要喊些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他愣了愣,默默闭上了嘴,一向波澜不惊的眸里闪过一丝疑惑。
    他笑着在他旁边,小太阳似的笑却染上了厚厚的阴霾,带着令人悲哀的苦涩。
    走出门,对着阳光,他眯了眯眼睛。踏着毫不犹豫的步子,直接走出门口。
    他在屋内,用手拍了拍脸颊,冷静了下来:“昂~你等等我嘛~”说着,穿门而出,搂住了他结实的手臂,想用力环住,
    但他不能。
    第四天,
    他做了一天的工作,冲了澡,随便在腰上围了个浴巾就出来了,乌黑的发往下滴着水珠,滑过锁骨,胸肌,腹肌,再到流畅的人鱼线,隐没到深处。
    他脸有些红,看着蜜汁色气的男人,带着“我的男人身材就是这么棒”的骄傲,笑得灿烂。看到他滴水的发丝,又皱了皱眉,伸手去拿毛巾。手臂伸到一半,顿住了,慢慢,慢慢收回了手臂。
    他用手甩了甩湿答答的头发,有点不习惯,心情有些烦躁,没怎么理,直接躺下,闭上了眼。
    为什么,会不习惯。
    第五天,
    中午,他订了外卖,打着电话,好像拨了很多次似的,连本来打算要点的菜,也被脱口而出的菜名覆盖,反应过来时,已经挂了电话。修长的手慢慢握紧了手机,又渐渐松开,算了,反正那些菜他也不讨厌罢了。
    他听到他脱口而出的菜名时,笑得很开心,就连眼泪都掉了出来。一把亲上了他紧抿的薄唇:“吖吖都是我最喜欢的菜哎,我就知道你最爱我了mua~”
    第六天,
    他准备开车出门,拿着车钥匙,却先打开了副驾的门。他以为是自己太累了,于是“啪”的关上了门,走向驾驶座。
    他在他开门的一瞬间溜进了副驾,看着旁边拧着车钥匙 的帅气男人,得意的笑了笑。
    他静静的开着。
    他看着与之前去公司不一样的陌生的路,有些疑惑。
    他默默的在一栋房子之前停下。一个清秀的小秘书在哪儿等着。对着他恭恭敬敬“对不起啊老板,真是太麻烦你了。”说着,先一步想打开副驾的门。
    “别…”
    “嗯?老板?怎么了?”小秘书打开了门,疑惑的问到。
    “不,没什么。”他转过头,神色淡淡的,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
    小秘书打开门坐了进去。
    他在小秘书坐下的那一刻穿了出去,笑着,看着小秘书关上车门,看着他发动引擎,奔驰而去。他默默笑着,突然有些悲哀。
    第七天,
    已是入夜,他俯身盯着他有些疲惫的睡颜,有点心疼。亲了亲他的脸颊,目光迷恋。他眼神有些空洞,豆大的泪珠从眼眶掉落。
    “对不起,我爱你。”
    话音刚落,就随风消散,就如他自己一样。
    他依旧躺在床上,眉毛皱了皱,一滴泪水划过……早上起来,他发现自己脸上满是泪痕,甚至还有未干的泪水。他看着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心空落落的,好像,丢失了什么似的。
    为什么?
    不知道,不清楚,不了解,只留有窒息的痛感在心底流走,悲哀的心情充斥着他的心房。他张了张嘴,最终,却沉默无言。
    他到底失去了…什么?
     …… ……
    七天之前,他和他本该还是幸福的一对,本该高高兴兴的去野营,本该一直到老的在一起。
却发生了车祸。
    一人死亡,一人失忆。
    也许,忘了,是不幸中最大的幸运。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