弥生

这里是 弥 生

杂食性咸鱼一条

会产产小饼干,偶尔屯坑,有时候写写原创。

❗️如果文有什么不好或错字的地方欢迎赐教!
❗️如果图有什么不dei劲的地方请不要大意的指出来!


你最可爱,我说时来不及思索,但思索之后,还是这样说。
——普希金

[凹凸/佩帕]你的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七创社

◇佩帕向恋人设定,微雷卡

◇现代设

↓↓↓

    “唔~”

    帕洛斯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玄关里,蠢狗压在他身上,自己还吐了他一身。

    他习惯的笑了笑,揉着不舒服的胃,看着为雷狮忙前忙后的卡米尔,默默感叹同为醉酒这待遇就是不一样。

    他慢慢扶墙起身,看着趴在地上毫不知情昏睡过去的佩利,激起心里最后一丝良心,也许是同病相怜,也许是看在自己吐了人家一身,摸着良心的帕洛斯叹了口气,万分嫌弃的拖着佩利进了浴间。

    把蠢狗丢在浴间光滑冰凉的瓷面上,用脚尖踢了踢佩利,发现他还没醒。有些嫌弃的撇了撇嘴“啊啊蠢狗就是蠢狗。”然后就不管他开始自顾自的的清洗自己。

    他慢慢脱了衣服,一点一点解下发辫,嘀咕着真是太麻烦了下次要不不绑了,就呢喃着开始洗他银白色的头发。

    “哗啦啦~”

    温热的水流淌过帕洛斯修长纤细的手指,舒适的温度让他脸色好看了些许。一边洗着一边时不时暼过一眼蠢狗醒了没。

    〈啊身为骗徒我真是太有良心了~到时候再坑一把蠢狗好了…emmm不他的就是我的~诶那该怎么补偿我呢……那只蠢狗……〉骗徒这么想着。

    佩利是被一股热水浇醒的,他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在浴室里,寸身不缕的躺坐在墙边。而帕洛斯正调笑在拿着花洒冲着他,显然自己醒来是他的杰作。

    “啊蠢狗,拿着自己洗,呀~你不会连洗澡都不会吧~~”

    “滚,你才是狗!老子怎么可能不会。”

    这么说着,一只手接过了帕洛斯手中的花洒,另一只手烦躁的解开了发圈,一头灿金的长发就这么倾泻下来。

    帕洛斯调戏完了佩利,愉悦的笑笑,也开始洗澡。

    佩利边洗澡边偷看帕洛斯。不得不说帕洛斯身形很好看,没有自己那么壮实的肌肉,但每一块都恰到好处的有力。帕洛斯皮肤异常白暂,配上一头齐肩的银发,显得面色莹润。对于男人来说过于纤细的腰线,浅浅的腹肌和伸延的人鱼线,还有那修长的美腿,无一不让佩利咽了咽口水。

    帕洛斯早就注意到佩利在盯着自己,暼了佩利一眼,嘴角又泛起盈盈笑意。

    站起身,他已经洗好了,长腿一跨就坐进了已经放满热水的浴缸里。浑身的暖意让他不禁呻吟出声。

    低低的呻吟让佩利下身一紧,也站起身来,站在浴缸旁边。帕洛斯睁开一只眼睛看了佩利一眼,不用说话就知道他想干什么。

    “不要~♡”

    帕洛斯伸脚踢踢水,继续嘟囔着“两个人好挤,我才不干~”

    佩利也不管他,伸脚就踏进了浴缸里。他一进来,水就溢出去了好多。帕洛斯撅起嘴,抬脚踢了踢佩利的胸膛,凶他:“嗨呀蠢狗你造反吗!”

    “才不是狗!”

    佩利一下子抓住帕洛斯细细的脚踝,一手拉住他的手臂就亲了上去,疯狂的扫荡着帕洛斯的口腔。帕洛斯也不甘示弱的回吻过去,吻到最后帕洛斯喘不过气,一手挡着泛红的脸颊,一手泼起水泼给佩利。

    “啊啊啊…疯狗!”

----------

    好不容易洗完了澡,帕洛斯拧着头发,回到房间,把吹风机往佩利怀里一丢。

    “快帮我吹头发啦!”

    佩利拿着吹风机,嘟嘟囔囔:“啊好麻烦啊你自己不会吹吗…”但还是把帕洛斯拉到怀里,有些粗鲁的帮帕洛斯吹着头发。

    帕洛斯舒舒服服的窝在佩利怀里,玩着发带。

    “啊啊好痛!蠢狗你是不是手残啊~”

    “蠢狗好慢~快点啦我都要睡了~”

    “emm蠢狗你要给我仔细点,少了一根头发我就拔了你的狗毛哦~”

    佩利握着吹风机的手青筋凸起,几乎想要狠狠地一扯那柔软的发丝,但顿了顿还是没扯。

    佩利用力关了吹风机的开关,一手扭过帕洛斯的脸,就亲了上去。有点愤恨的打开帕洛斯的牙关,舌头略带粗暴的卷席着柔软的口腔。

    “唔!佩利…”

    帕洛斯一愣,然后手臂环住佩利的脖子,与佩利是舌头共舞起来。舌头在口腔在搅起啧啧水声,佩利的眼神也越来越红。

    在佩利是舌尖上轻轻咬了一口,退出了佩利的嘴巴。也不看佩利凶狠的要把他吃掉的眼神,挑开嘴角撩起一个迷人的弧度。

    从温暖的怀中站了起来,一脚把佩利踹下了床。

    “啊!!帕洛斯你干嘛!”

    “啧啧啧,我好心帮你擦头发啊蠢狗~”

    说着,让佩利背靠在床边,双腿搭在佩利肩上,拿过吹风机就帮他吹了起来。

    看起来刺手的金毛在帕洛斯手中意外的柔软,双手慢慢在佩利是头上轻轻抚摸着,仔细的吹着那未干的发丝。小腿也不安分的摆动着,一下一下的摇摆,轻轻锤过佩利的胸口。

    佩利两只手抓住软和的小腿肚,盯着帕洛斯圆润小巧的脚丫。

    真好看。

    也不知道为什么,佩利觉得帕洛斯哪哪都好看,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好。让他怀疑神造他的时候是不是把所有好看的东西都加在了他的外表上,心却是黑咕隆咚的。

    嗯。这个帕洛斯。

    嗯。他的。

    嗯。都是他佩利的。

    他开心的抓住帕洛斯脚丫,张嘴就咬了上去。

    “啊!佩利你是狗吗!再咬主人主人阉了你哦!”

    〈才不是狗。〉

    佩利边舔着血丝边想。

    〈我只是你一个人的恶犬。〉



﹌﹌﹌﹌﹌


日常流水账真是不好意思(趴

评论(4)

热度(68)